沉迷小英雄
轰出/胜出
 
 

【喻黄】twilight

怎么排版...

天天生贺,爱他爱他爱他

小甜小甜的日常,短完,满篇都是天天在说话(不

设定是两人均于十六赛季退役

感谢观看OvO

     twilight

    黄少天痛苦地把头埋进枕头里,企图遮挡一下满卧室亮瞎眼的阳光。

“还让不让人活了喻文州,这是星期六,星期六是
什么意思你知道吗——周末啊,大好时光啊,一
个没有睡够一早上的星期六是不完整的,是破碎
的,是假的周末,你知道吗喻文州!卧槽你别掀
我被子干什么啊!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能耍流氓
啊!”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黄少天弹起来企图夺回自己的贴心小薄被,被喻文州微笑着塞了一嘴豆沙包,老实了。

“今天蓝雨对微草,”喻文州弯腰揉了揉黄少天乱糟糟的头发,“你亲自买的票,大少爷。”

知道我是大少爷还敢大清早掀我被子,喻文州你现在很危险啊知道吗,黄少天口齿不清地嘟囔,利落地站起身把睡衣一脱,青年精瘦的腰身显出来,端的是赏心悦目,“诶喻文州我是不是瘦了你快看!最近公司里事好多啊,我都加了好几次班了,真是忒不人道,我觉得我憔悴了不少...嗯,这家的豆沙包挺好吃的,明天还吃他家的啊喻文州。”

“好,明天换奶黄包。”喻文州带着笑意回他。他穿着一件烂大街的白衬衫,站在明亮的阳光里,颇有一份温文尔雅的气质,和对面鸡飞狗跳的人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却出奇地和谐。

几秒中里就精神抖擞的黄少天换好衣服,回头深沉地看着喻文州:“小喻啊。”

“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喻文州乐得跟他演,顺手把他衣领理好。

“天凉了,让微草集团破产吧。”

“嗯,没问题。”

坐在车上的高英杰突然打了个喷嚏。

荣耀第十七赛季,总决赛,宿敌对决,蓝雨战胜微草,捧回蓝雨第三座奖杯。

“哈哈哈哈二连冠!!!!!蓝雨真是天下第一!!!瀚文干的真是漂亮,颇有我潇洒帅气的风范!李轩今天也很给力啊,跟打了鸡血似的,我打赌他回去躺个三天不带动弹的...”

比赛场馆里全是疯狂欢呼呐喊的蓝雨粉丝,癫狂人群之中黄少天扔掉墨镜跳起来也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了。他兴奋的喋喋不休夹杂在山呼海啸般的声浪里,迎面又和一个兴奋地嚎哭的女粉丝撞了个满怀,他正想扭脸把墨镜戴回去,却发现人家压根没注意到他,转身又和其他人抱成一团......

原来是无差别攻击,黄少天一脸蒙圈地坐下,还下意识摸了摸脸,喻文州看着他,笑得停不下来。

“笑什么笑笑什么笑!我跟你说啊喻文州,现在的年轻人太不象话了,连我都认不出来,跟剑圣抱一下,这是多少粉丝的夙愿好吗!”黄少天语气夸张地抱怨,突然顺手把喻文州的墨镜摘了下来,得意地挑了挑眉,幼稚得一塌糊涂。

这都什么跟什么,喻文州看着他得意洋洋的发亮的眼睛,突然伸手把他圈住,快速地亲了一下,然后学他的样子笑眯眯地挑了挑眉。

“......我靠喻文州你幼稚不幼稚。”黄少天耳尖有点点发红,盯着喻文州,两眼瞪得像铜铃。

真是可爱到不行。喻文州忍不住笑,松开手,帮他把墨镜重新戴上,然后拉着他起来,“走吧,待会儿被瀚文他们看见就没法走了。”

他的情绪其实和黄少天一样高昂,几乎想就这么抱着黄少天回家...不符合他的风格,但也不是没有这么做过。

毕竟面对的是黄少天,是他是他就是他,喻文州的神奇男朋友黄少天。

他们顺着人流向门口挪动时,意外地碰到了熟人。

“哎呦王杰希,你也来看比赛啊?”黄少天看着王杰希一副墨镜把大小眼遮住,怎么都觉得画风不对,“你怎么戴墨镜呢,把你最重要的脸部特征挡着我还差点没认出来哈哈哈哈,看微草被蓝雨打得满地找牙是不是很爽啊?你们小高还是太嫩啊,战术太保守,我们蓝雨可是可攻可守可进可退,身经百战战无不胜!”

“......黄少天,你可以不说话吗。”王杰希脑仁发疼,不禁向喻文州投去一个充满敬意的眼神。

喻文州对他点点头,深藏功与名,然后冲着黄少天喊:“少天,那家店的戚风蛋糕快卖完了——”

“啊对,不行不行,我今天必须要买到,不跟你聊了啊大眼儿,我先走了!”黄少天瞬间扭头,鱼一样从人群里滑了出去。喻文州看似彬彬有礼地一笑,顺着追了过去:“那下次再聊,王......大眼儿。”

两个心理年龄突降的人。王杰希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我去那么早!我!去!得!那!么!早!”一直到晚上看电视的时候,黄少天都很愤慨。不如说他今天保持了一天的兴奋毫无消退的意思,反倒有点儿刹不住脚,于是借题发挥口述了篇洋洋洒洒的买蛋糕血泪史出来,感情真挚,令喻动容。

真能闹腾,喻·操心保姆·文州想。

不过再多话也听不腻啊,喻·宠男朋友·文州想。

他也只会说给我听,喻·霸道总裁·文州把茶几上的水递给了黄少天。

电视里终于结束广告的肥皂剧开始播第四十一集,黄少天立刻转火,流畅衔

接切换到对电视剧乐此不疲的吐槽里,手里还抓着个印有Q版夜雨声烦的抱枕。

喻文州突然想起一件事,肩膀碰了碰黄少天:“少天。”

“嗯?”黄少天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全神贯注在哭得撕心裂肺的女主角上面。

“还没洗碗。”喻文州有些不想动,再说本来也该黄少天洗了。

“嗯。”黄少天根本没听进去,象征性应了一声。

“少天。”喻文州手在黄少天大腿上敲了敲。

“嗯嗯,哎我保证她下一句话就是‘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看真的是啊,这也太套路了吧。”

黄少天还在没心没肺地哈哈哈。

“少天。”喻文州凑到黄少天耳边,稍微放低了声音,轻轻喊他。

“我靠你!搞偷袭啊!画风不对啊这不是我干的事吗!队长你别撩我啊我警告你!”黄少天猝不及防,反应很大地往旁边一仰,差点摔进沙发里,赶紧撑着坐直了,耳朵烧得一片红,灯光下神情气急败坏又有点别扭,简直纯情好少年。

“哪里,现在是少天在撩我。”喻文州犹豫了一秒钟关于现在要不要说出洗碗的问题,然后干脆放纵自己内心的想法,吻住了黄少天的耳垂。

他想起黄少天在情事里经常不自觉把队长喊出口,语气里无条件的信任和难得的撒娇口吻喊得他心里荡出一池温柔的春水,再牵出万般温柔的情意。

他们在一起后的生活太滋润,黄少天下巴渐渐有了略圆润的弧度,喻文州也重了几斤;本来就不怎么讲究生活细节的人,偶尔找不到衣服会混穿喻文州的,一向对此不太适应的喻文州也会头也不抬递件休闲衫给他;不喜欢吃蔬菜的黄少天会夹几筷子芹菜,不怎么吃甜食的喻文州会随手剥开果盘里堆着的水果糖;常惹事儿的也会偶尔超常发挥炒出绝佳的菜品,温和有礼的更是频频挑事儿撩起夜间的沉醉。

他们在每一个细节里融汇进对方的生活,所有的故事都有了细微的改变,汇聚成彼此天长地久的陪伴。

所有的言语和沉默,情话和争吵,同行和暂别,都只是荆棘满途,抑或鲜花盛放。他们走在一条望不见尽头的路上,抬头便是暮暮朝朝,日月星光。

02 Aug 2016
 
评论
 
热度(22)
© 月光虫 | Powered by LOFTER